上传作品

请注意!
1. 请确认您拥有上传的图片的著作权或版权,如有侵权行为,您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本站有权采取警告、举报、封号乃至追究法律责任等一切措施。
2. 图片分辨率≥200W像素(画幅宽度*高度) ;单张≤20M;格式限JPG,JPEG,GIF,PNG。

您上传图片的地址为:


你的浏览器不支持flash,Silverlight或者HTML5!
上传文件名字保持本地文件名字 上传文件名字是随机文件名
上传到指定目录:
认证须知
>
申请提交
>
审核结果
摄影师认证协议
2007年,为纪念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简称IKB)诞生整整50周年,时尚界纷纷推出一系列克莱因蓝单品,从服饰到箱包,基至汽车,彻底掀起一场克莱因蓝风暴! 克莱因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一些艺术家使用各种色彩以求获得艺术生命力,而克莱因宁愿回归单纯。“克莱因蓝”的RGB比值是0:47:167,但是明确的数据并不能减少人们面对它时那种震惊——蓝色本身象征着天空和海洋,象征着没有界限,又因为“克莱因蓝”太过纯净,以至于很难找到可与之搭配的色彩进入人们的视野,因此,它的冲击力格外强烈。这种蓝被誉为一种理想之蓝、绝对之蓝,其明净空旷往往使人迷失其中。克莱因曾说:“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就能让心灵感知——我相信,这就是引导我画单色画的感觉。” 如此有个性的色彩,时尚大佬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2007年春夏的T台是“克莱因蓝”的天下,在Dior、Givenchy、Bruno Pieters和Alberta erretti系列里,都有“克莱因蓝”孤绝而闪亮的风景。好玩艺术的欧洲人既然如此,一向以前卫自居的美国自然也不甘落后。纽约时装大师Oscar de la Renta和Dnna Karan都拜倒在“克莱因蓝”脚下。从蓝色妆容到荷叶边尾的女式常用礼服再到及地夏季长袍,2007年时尚界彻底掀起了一场“深蓝色风暴”。 “克莱因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有人从模特们来来回回的身影中品味到一丝孤独,真是至死不失其“蓝血”贵族风范。有人大胆猜测,今后“小蓝裙”将继小黑裙晚装之后成为新的必需品。其实,“克莱因蓝”盛极一时,早就有人预料到了,Chaiken的创意总监Jeff Mahshie曾说:“我曾对1957年美国成衣界的奠基人Claire McCardell的一件鲜蓝色女装作过研究,我发现克莱因的IKB字母组合绘画也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看来,“克莱因蓝”是早就被设计师们盯上了。 虽大牌们号称热爱“克莱因蓝”,但这种色极难搭配,而且容易水洗褪色,所以传说几乎所有的“克莱因蓝”单品,都只是“仿克莱因蓝”。也许,“克莱因蓝”的曲高和寡,注定了它在喧嚣中,也一样孤独。 2006年10月5日至2007年2月5日,巴黎蓬皮杜中心筹办了克莱因大型回顾展。新现实主义的倡导者、特立独行的艺术先驱、诡异的天才——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概括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那多姿多彩,充满传奇的艺术生涯。其生命的最后7年,也是他的创作高潮持续的7年。在这期间,克莱因以非常个性化的蓝色为战后的欧洲艺术领域开拓了一个崭新的“感觉空间”。他用合成树脂混合蓝色色料而得到的高贵而静穆的“克莱因蓝”,出现在他的大多数作品、绘画和雕塑中,如《蓝色单色画》、《人体测量术》、《海浪》、特别是那尊《维纳斯》,已经完全被个人色彩所覆盖。 据说,克莱因终其一生有着艺术家狂放不羁的个性,在他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而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2007年,为纪念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简称IKB)诞生整整50周年,时尚界纷纷推出一系列克莱因蓝单品,从服饰到箱包,基至汽车,彻底掀起一场克莱因蓝风暴! 克莱因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一些艺术家使用各种色彩以求获得艺术生命力,而克莱因宁愿回归单纯。“克莱因蓝”的RGB比值是0:47:167,但是明确的数据并不能减少人们面对它时那种震惊——蓝色本身象征着天空和海洋,象征着没有界限,又因为“克莱因蓝”太过纯净,以至于很难找到可与之搭配的色彩进入人们的视野,因此,它的冲击力格外强烈。这种蓝被誉为一种理想之蓝、绝对之蓝,其明净空旷往往使人迷失其中。克莱因曾说:“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就能让心灵感知——我相信,这就是引导我画单色画的感觉。” 如此有个性的色彩,时尚大佬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2007年春夏的T台是“克莱因蓝”的天下,在Dior、Givenchy、Bruno Pieters和Alberta erretti系列里,都有“克莱因蓝”孤绝而闪亮的风景。好玩艺术的欧洲人既然如此,一向以前卫自居的美国自然也不甘落后。纽约时装大师Oscar de la Renta和Dnna Karan都拜倒在“克莱因蓝”脚下。从蓝色妆容到荷叶边尾的女式常用礼服再到及地夏季长袍,2007年时尚界彻底掀起了一场“深蓝色风暴”。 “克莱因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有人从模特们来来回回的身影中品味到一丝孤独,真是至死不失其“蓝血”贵族风范。有人大胆猜测,今后“小蓝裙”将继小黑裙晚装之后成为新的必需品。其实,“克莱因蓝”盛极一时,早就有人预料到了,Chaiken的创意总监Jeff Mahshie曾说:“我曾对1957年美国成衣界的奠基人Claire McCardell的一件鲜蓝色女装作过研究,我发现克莱因的IKB字母组合绘画也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看来,“克莱因蓝”是早就被设计师们盯上了。 虽大牌们号称热爱“克莱因蓝”,但这种色极难搭配,而且容易水洗褪色,所以传说几乎所有的“克莱因蓝”单品,都只是“仿克莱因蓝”。也许,“克莱因蓝”的曲高和寡,注定了它在喧嚣中,也一样孤独。 2006年10月5日至2007年2月5日,巴黎蓬皮杜中心筹办了克莱因大型回顾展。新现实主义的倡导者、特立独行的艺术先驱、诡异的天才——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概括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那多姿多彩,充满传奇的艺术生涯。其生命的最后7年,也是他的创作高潮持续的7年。在这期间,克莱因以非常个性化的蓝色为战后的欧洲艺术领域开拓了一个崭新的“感觉空间”。他用合成树脂混合蓝色色料而得到的高贵而静穆的“克莱因蓝”,出现在他的大多数作品、绘画和雕塑中,如《蓝色单色画》、《人体测量术》、《海浪》、特别是那尊《维纳斯》,已经完全被个人色彩所覆盖。 据说,克莱因终其一生有着艺术家狂放不羁的个性,在他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而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2007年,为纪念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简称IKB)诞生整整50周年,时尚界纷纷推出一系列克莱因蓝单品,从服饰到箱包,基至汽车,彻底掀起一场克莱因蓝风暴! 克莱因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一些艺术家使用各种色彩以求获得艺术生命力,而克莱因宁愿回归单纯。“克莱因蓝”的RGB比值是0:47:167,但是明确的数据并不能减少人们面对它时那种震惊——蓝色本身象征着天空和海洋,象征着没有界限,又因为“克莱因蓝”太过纯净,以至于很难找到可与之搭配的色彩进入人们的视野,因此,它的冲击力格外强烈。这种蓝被誉为一种理想之蓝、绝对之蓝,其明净空旷往往使人迷失其中。克莱因曾说:“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就能让心灵感知——我相信,这就是引导我画单色画的感觉。” 如此有个性的色彩,时尚大佬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2007年春夏的T台是“克莱因蓝”的天下,在Dior、Givenchy、Bruno Pieters和Alberta erretti系列里,都有“克莱因蓝”孤绝而闪亮的风景。好玩艺术的欧洲人既然如此,一向以前卫自居的美国自然也不甘落后。纽约时装大师Oscar de la Renta和Dnna Karan都拜倒在“克莱因蓝”脚下。从蓝色妆容到荷叶边尾的女式常用礼服再到及地夏季长袍,2007年时尚界彻底掀起了一场“深蓝色风暴”。 “克莱因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有人从模特们来来回回的身影中品味到一丝孤独,真是至死不失其“蓝血”贵族风范。有人大胆猜测,今后“小蓝裙”将继小黑裙晚装之后成为新的必需品。其实,“克莱因蓝”盛极一时,早就有人预料到了,Chaiken的创意总监Jeff Mahshie曾说:“我曾对1957年美国成衣界的奠基人Claire McCardell的一件鲜蓝色女装作过研究,我发现克莱因的IKB字母组合绘画也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看来,“克莱因蓝”是早就被设计师们盯上了。 虽大牌们号称热爱“克莱因蓝”,但这种色极难搭配,而且容易水洗褪色,所以传说几乎所有的“克莱因蓝”单品,都只是“仿克莱因蓝”。也许,“克莱因蓝”的曲高和寡,注定了它在喧嚣中,也一样孤独。 2006年10月5日至2007年2月5日,巴黎蓬皮杜中心筹办了克莱因大型回顾展。新现实主义的倡导者、特立独行的艺术先驱、诡异的天才——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概括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那多姿多彩,充满传奇的艺术生涯。其生命的最后7年,也是他的创作高潮持续的7年。在这期间,克莱因以非常个性化的蓝色为战后的欧洲艺术领域开拓了一个崭新的“感觉空间”。他用合成树脂混合蓝色色料而得到的高贵而静穆的“克莱因蓝”,出现在他的大多数作品、绘画和雕塑中,如《蓝色单色画》、《人体测量术》、《海浪》、特别是那尊《维纳斯》,已经完全被个人色彩所覆盖。 据说,克莱因终其一生有着艺术家狂放不羁的个性,在他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而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2007年,为纪念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简称IKB)诞生整整50周年,时尚界纷纷推出一系列克莱因蓝单品,从服饰到箱包,基至汽车,彻底掀起一场克莱因蓝风暴! 克莱因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一些艺术家使用各种色彩以求获得艺术生命力,而克莱因宁愿回归单纯。“克莱因蓝”的RGB比值是0:47:167,但是明确的数据并不能减少人们面对它时那种震惊——蓝色本身象征着天空和海洋,象征着没有界限,又因为“克莱因蓝”太过纯净,以至于很难找到可与之搭配的色彩进入人们的视野,因此,它的冲击力格外强烈。这种蓝被誉为一种理想之蓝、绝对之蓝,其明净空旷往往使人迷失其中。克莱因曾说:“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就能让心灵感知——我相信,这就是引导我画单色画的感觉。” 如此有个性的色彩,时尚大佬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2007年春夏的T台是“克莱因蓝”的天下,在Dior、Givenchy、Bruno Pieters和Alberta erretti系列里,都有“克莱因蓝”孤绝而闪亮的风景。好玩艺术的欧洲人既然如此,一向以前卫自居的美国自然也不甘落后。纽约时装大师Oscar de la Renta和Dnna Karan都拜倒在“克莱因蓝”脚下。从蓝色妆容到荷叶边尾的女式常用礼服再到及地夏季长袍,2007年时尚界彻底掀起了一场“深蓝色风暴”。 “克莱因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有人从模特们来来回回的身影中品味到一丝孤独,真是至死不失其“蓝血”贵族风范。有人大胆猜测,今后“小蓝裙”将继小黑裙晚装之后成为新的必需品。其实,“克莱因蓝”盛极一时,早就有人预料到了,Chaiken的创意总监Jeff Mahshie曾说:“我曾对1957年美国成衣界的奠基人Claire McCardell的一件鲜蓝色女装作过研究,我发现克莱因的IKB字母组合绘画也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看来,“克莱因蓝”是早就被设计师们盯上了。 虽大牌们号称热爱“克莱因蓝”,但这种色极难搭配,而且容易水洗褪色,所以传说几乎所有的“克莱因蓝”单品,都只是“仿克莱因蓝”。也许,“克莱因蓝”的曲高和寡,注定了它在喧嚣中,也一样孤独。 2006年10月5日至2007年2月5日,巴黎蓬皮杜中心筹办了克莱因大型回顾展。新现实主义的倡导者、特立独行的艺术先驱、诡异的天才——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概括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那多姿多彩,充满传奇的艺术生涯。其生命的最后7年,也是他的创作高潮持续的7年。在这期间,克莱因以非常个性化的蓝色为战后的欧洲艺术领域开拓了一个崭新的“感觉空间”。他用合成树脂混合蓝色色料而得到的高贵而静穆的“克莱因蓝”,出现在他的大多数作品、绘画和雕塑中,如《蓝色单色画》、《人体测量术》、《海浪》、特别是那尊《维纳斯》,已经完全被个人色彩所覆盖。 据说,克莱因终其一生有着艺术家狂放不羁的个性,在他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而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2007年,为纪念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简称IKB)诞生整整50周年,时尚界纷纷推出一系列克莱因蓝单品,从服饰到箱包,基至汽车,彻底掀起一场克莱因蓝风暴! 克莱因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一些艺术家使用各种色彩以求获得艺术生命力,而克莱因宁愿回归单纯。“克莱因蓝”的RGB比值是0:47:167,但是明确的数据并不能减少人们面对它时那种震惊——蓝色本身象征着天空和海洋,象征着没有界限,又因为“克莱因蓝”太过纯净,以至于很难找到可与之搭配的色彩进入人们的视野,因此,它的冲击力格外强烈。这种蓝被誉为一种理想之蓝、绝对之蓝,其明净空旷往往使人迷失其中。克莱因曾说:“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就能让心灵感知——我相信,这就是引导我画单色画的感觉。” 如此有个性的色彩,时尚大佬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2007年春夏的T台是“克莱因蓝”的天下,在Dior、Givenchy、Bruno Pieters和Alberta erretti系列里,都有“克莱因蓝”孤绝而闪亮的风景。好玩艺术的欧洲人既然如此,一向以前卫自居的美国自然也不甘落后。纽约时装大师Oscar de la Renta和Dnna Karan都拜倒在“克莱因蓝”脚下。从蓝色妆容到荷叶边尾的女式常用礼服再到及地夏季长袍,2007年时尚界彻底掀起了一场“深蓝色风暴”。 “克莱因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有人从模特们来来回回的身影中品味到一丝孤独,真是至死不失其“蓝血”贵族风范。有人大胆猜测,今后“小蓝裙”将继小黑裙晚装之后成为新的必需品。其实,“克莱因蓝”盛极一时,早就有人预料到了,Chaiken的创意总监Jeff Mahshie曾说:“我曾对1957年美国成衣界的奠基人Claire McCardell的一件鲜蓝色女装作过研究,我发现克莱因的IKB字母组合绘画也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看来,“克莱因蓝”是早就被设计师们盯上了。 虽大牌们号称热爱“克莱因蓝”,但这种色极难搭配,而且容易水洗褪色,所以传说几乎所有的“克莱因蓝”单品,都只是“仿克莱因蓝”。也许,“克莱因蓝”的曲高和寡,注定了它在喧嚣中,也一样孤独。 2006年10月5日至2007年2月5日,巴黎蓬皮杜中心筹办了克莱因大型回顾展。新现实主义的倡导者、特立独行的艺术先驱、诡异的天才——这些词汇都不足以概括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那多姿多彩,充满传奇的艺术生涯。其生命的最后7年,也是他的创作高潮持续的7年。在这期间,克莱因以非常个性化的蓝色为战后的欧洲艺术领域开拓了一个崭新的“感觉空间”。他用合成树脂混合蓝色色料而得到的高贵而静穆的“克莱因蓝”,出现在他的大多数作品、绘画和雕塑中,如《蓝色单色画》、《人体测量术》、《海浪》、特别是那尊《维纳斯》,已经完全被个人色彩所覆盖。 据说,克莱因终其一生有着艺术家狂放不羁的个性,在他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而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已阅读,并同意以上协议